当当内斗 把商战演成宫斗戏是谁的悲哀?_网易财经
(原标题:十六铺│把商战演成宫斗戏是谁的悲哀?) 如果上周日当当网的种种发生在汉唐:流落乡野的旧主突然还朝,在四个赤胆忠心的义士护持下闯入禁宫,如入无人之境。一击得手,拂衣而去。何等的潇洒快意。要是再配上一个重登大宝的大结局,简直要成为后世南北戏班压箱底的好剧。然而,所谓彩云易散琉璃脆,高潮以后难免是冗长的回声。当李国庆坐在远离当当总部的办公室中,拿着一个胶木印章在A4纸上盖了又盖,任命出新一套有名无实的新高管团队,富有同理心的人难免感到一阵慕容复枯坐荒冢式的悲凉,而吃瓜群众则只觉得可笑。似乎占据优势的俞渝近日以胜利者的姿态毫不掩饰地泼洒揶揄与嘲讽,先是在当当网上上线“从摔杯到抢章”专区,而后又在全员信中表示“除了吃瓜不必理会”。不过,如此刻意地夸耀胜利,又似乎暴露出胜利者内心深处的一点不自信。李国庆也许不是一个成功的管理者,但绝对不疯不傻,不可能真的把一堆胶木做的玩意视为传国玉玺。夺章的意义更在于制造麻烦、造成伤害,而伤害能力等于事实权力。当当网的公章是否遗失,能否补办,已经陷入了一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式的无穷对峙,这无疑给原本已经完全出局的李国庆带来了新的谈判筹码。但是,这种对峙,除了消耗当当网本来就很珍贵的生命力之外毫无意义。对峙的胜利者只能获得一堆废墟作为TA的战利品。抛开具体的李国庆与俞渝,不妨设想这样一个抽象的模型:两个利益集团,一者控制着一家公司形而下的所有物质,包括资产、业务、办公室的钥匙,一者控制着这家公司形而上的象征,包括营业执照、公章,谁才拥有这家公司?保安更能打的一方吗?事实上,这样事关公司控制权的冲突近年来在A股上市公司中也并不鲜见。实力相近的两派股东互相宣布对方是乱臣贼子、互相罢免对方在董事会中的代表,互相给办公室贴封条、换锁,旷日持久的对峙最终伤害的是企业和其他无处发声的中小股东。如果法律不能提供一种便捷高效的处理方式,那可以想象每一次这样的争端,都要诉诸推搡、堵门、抢章这样拳拳到肉的物理手段。但如果是这样,与“天下有力者得之”的丛林法则相比,现代商事制度究竟向前进化了几步?仅仅是不用见血而已吗?当当网一家非公众公司,尤其是一家已经远离风口,几乎属于上个时代的非公众公司,其所有权的争执本不值得消耗太多的公众资源。但如果有法学大师、管理学达人甚至是传奇码农能在吃瓜之余有所触动,帮助股权登记制度来个跨越式大发展,把大众的精力从宫斗式商战中解放出来,那无论是企业家、投资者、员工还是拍摄真正宫斗剧的影视公司都会感谢他们的。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